虾米PK教主

某天玲珑家飞进了很多的蚊子,扰乱了某只虾平静的生活。

“可恶的蚊子,臭蚊子,只知道在我耳边叫,你有本事就叮我呀!”虾米对着眼前肆无忌惮满

天飞的蚊子抓狂,但是蚊子军队丝毫不会理会这个快要发疯的家伙,依旧拍着翅膀欢快地环游

在屋内。

“阿,吵死了,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灭掉,我就不叫“恐怖份子””(恐怖份子是某人的错号,

请不要误会)虾米恨地牙痒痒。

“信不信,我拿GRW34/42 80MM迫击炮炸掉你们!”(虾米是个二战军事武器狂热者)


“哎,家里没有GRW34/42”虾米突然想到家里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不过他在转角处看到一个

也很具有杀伤性的武器

“哼哼,这个是专对你们这些恶心的家伙!”虾米抄起电蚊拍,开足马力,来个空中阻击,不

一会儿就看见电蚊拍上黑压压的一片尸首。

“叫你们再喊,烧成黑炭让你们再叫!”虾米心满意足的放下电蚊拍,心想这下总算是 能安稳

的做自己的事情。

可是 还没有停下几分钟,耳边又响起“嗡嗡”

“居然还有不怕死的残兵败将!”虾米再次抄起电蚊拍,只见蚊子 在墙壁上停下了脚步,他赶

紧冲上去拍,但蚊子轻松的飞走了,还在他面前晃了一圈,似乎再嘲笑他无能。

“你往哪里跑,站住站住!”虾米急忙追着蚊子跑(不过虾米同志,蚊子是不会站的啦。)

客厅里

沙发上,此时某位睡意朦胧的大人正在休憩,正做着美梦,好一幅睡美男图。

逃逸蚊子静悄悄停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它似乎在欣赏那位美男的睡容。

“好小子,躲到这里来了”虾米看到逃逸者的安身处,挥起电蚊拍,但是却迟迟没有下手,因

为在距离蚊子1厘米处一只白嫩嫩的爪子搁在扶手上,这一击下去估计爪子会焦了吧。

他左右来回走动,犹豫再三,无从下手,他挥起衣角企图把蚊子挥走,但是对方丝毫没有动

静。虾米拿出扇子对着蚊子拼命扇,终于把它扇飞了,同时也扇醒了沙发上的睡美男。

沙发的人儿缓缓地睁开狭长的双眼,脸上充满了不悦之色,看着眼前的肇事者,目光犀利。

“你在干什么”

“么看到我在拍蚊子吗?”虾米理直气壮地伸出“凶器”

“你是在拍蚊子还是拍我,连对象都搞不清楚”教主悠悠地说着,口气平静却充满了怒气。

“废话当然蚊子,是蚊子,本来想电它,结果你的爪子什么地方不好放,偏偏放在离蚊子这么

近的,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的爪子早焦了”虾米一副“快点感谢我”的表情。

“哦? 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

“那当然,快点感谢我吧”

教主根本不理睬他,起身准备换个地方休息。

“你那是什么态度!!”虾米显然对这种态度非常地不满 ,正当他还想说什么,蚊子晃悠晃悠

地从他们中间飞过,然后静静地停在旁边的餐桌上。

“蚊子!”虾米大叫一声,挥起电蚊拍就想冲上去,却被另一个身影给挡住了,只见教主伸出

食指和大拇指,轻轻地朝停在桌子边上的蚊子那么一弹,蚊子就乖乖地从高空坠落,掉到了地

上。

“看到了吗,四肢发达是坚决不了事情的,要多动动脑筋才行”教主一脸不屑地看着在一旁

目瞪口呆的某人,然后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喂喂,你给我站住,什么叫四肢发达,给我说清楚!”虾米过了几秒终于反映过来

“字面理解”教主赖得理睬

“你给我说清楚,你说我脑袋不好使是吧?”虾米怒气冲天,要不是这家伙是自己的姐夫早打

架了,且,为什么这么可恶的家伙是自己的姐夫。

“我没有这样说,你自己说的哦”哼,要不是这个脑袋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是自己小舅子,早

日饶不了他了,自己的起床气是很大的。

“你。。。你。。。你个邪教教主, 不就灭了个蚊子吗,有什么好拽的”虾米开始抓狂

“那你这位恐怖份子和一只蚊子周旋了大半天,也没有抓住。”教主不甘示弱,摆出一幅吵架

我可不会输得架势。

“哼,还不是你的爪子碍事,早知道就一击下去了,管你的爪子是不是会烤焦掉。”

“那你有本事烤烤看!”

“信不信我现在就拿GRW34来炸你!”

“那你先拿出来,哼!”

“哼什么,老子这就打电话通知空运过来,我看你还拽不”

“有本事你运过来给我看看”

“原苍月,你看好,等我运过来,看你还拽个毛,不对,把你毛全炸光”

“哦,看你到时候怎么炸,,怕你不成”

“就炸给你看!”

正当两位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妇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位帅哥下午好”

“好!”教主和虾米看到海螺出现,立刻异口同声地回答到

“知不知道我在睡觉啊?”海螺温柔地对着眼前两位打扰她休息的人笑着,当然笑容中包含着

一抹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俄,不知道”又是异口同声地说。

“你干嘛学我说话”虾米对这教主吼

“谁叫你 个乌龟脑袋说出来的话都和我一样”

“你说谁是乌龟脑袋”

两个人又重新回到战场

“啪!”两人听到响声,停下来,不约而同地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只见海螺拿着鸡毛掸子,重

重的拍在台子上,两眼露出熊熊的火焰。

“姐。。。姐”

“海。。。螺”

两位当事人顿感不妙,好像惹毛家里集金钱和权力最高地位的女王大人。


“你们这两只扰人清梦的家伙,知不知道吵到本小姐休息了,叽里呱啦的,午饭吃太饱了,没

有事情做了是吧?”

“气死我了,这个月零用钱全部没收!”

“也??不要吧,姐姐大人,没有零用钱怎么过日子啊,难道要流落街头吗?”虾米听到“噩

耗”可怜兮兮地看着女王大人。

“闭嘴,你流落街头捡垃圾都不关我的事情,反正你有手有脚,有力气吵架还怕饿死不成!”

海螺恶狠狠地蹬着自己的弟弟。

“新股这样就买不成了 ”教主从口袋里掏出计算机拼命地核算价格。

“买个毛,你今晚给我睡客厅”海螺对自己的丈夫也丝毫不客气,因为她真的生气了

“嘿,某人比我还惨”虾米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的姐夫,被教主投以杀人的眼神。

“哼哼,你们居然这么空,我就找点事情给你们做,省得你们把体力都浪费在不该浪费的地

方”海螺拿来了抹布和扫把,将抹布丢给虾米,扫把丢给教主

“你擦窗户去,你扫地去”

两人接过工具不情愿地去干活。

“这窗户怎么这么大一块面积,要擦到什么时候”虾米看着阳台上的落地窗抱怨道

“你有什么意见 ,吃下去粮食长这么高你不擦谁擦!”海螺凶巴巴地看着弟弟

“没。没什么”虾米低头继续干活

“扫把柄坏了”教主望着手里扫把不满地说

“坏了就不会自己去换把吗”海螺同样凶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好,好”教主乖乖地换了把扫把继续干活。

当然他教主扫到阳台的时候,对上了虾米的脸

“都怪你这个家伙”虾米心理愤恨地说,脸上充满了怨恨

“还不是你,乌龟脑袋”教主不客气地蹬回去。

两人你蹬我一眼,我蹬你一眼,僵持不下。

“嗯? ”海螺看着两个人,拿起手里的鸡毛掸子,拍拍桌子,两人又乖乖开始干活,唉家里的

男人成天就知道吵,头都快发胀了。真受不了,不给点惩罚真是不行,她 慢慢地喝了口茶。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侬脑子构造好奇怪……………………

小受受的爪子们

自我介绍

大水母

Author:大水母
属性:海洋

类别:水母科

性别:保密

爱好:喝汤喝茶,给海洋生物们做衣服

性格:WS,变态,脑抽筋,哦也~~

梦想:住进全部石头砌成的屋子里,然后里面的家具也要石头

海洋过客
海洋动物们
玲珑拂尘 原苍月 玲珑挽风 玲珑落庭
超级黑黑
月份存档
类别
日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连结
变态君